访“杭州弯湾之家”有感

在杭州,有一家特殊的托管中心—弯湾之家,它是由一位平凡而善良的母亲徐琴个人出资为残障人士创办的教育中心,弯湾招收的对象都是授完12年义务教育而无独立生活能力的中重度智障青少年,它填补了智障青少年走出特殊教育学校之后的生涯教育的空白。我们通过新闻报道知道了弯湾,这个春天卓蔚宝贝支持中心的志愿者,来自杭州的大奕妈妈实地探访了弯湾,让我们一起跟着她的脚步走进弯湾。

出了地铁口,步行拐个弯,弯湾汽车生活馆就在马路对面。我穿过马路,斑马线的另一端,是江干区残疾人就业和综合服务中心。这是2021年元宵节的前一天,在周六的下午,路上行人不能算多。我看到弯湾的孩子,穿着红色的“超级玛丽”工作服,在洗车店门口打闹戏耍。

这是一个开在小区楼下的门店,位置算不得优越,面积不小,可以停放三辆车同时清洗。我走进去,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人见我并未开车,便问我是否有事。我说,是从微信上看到弯湾的故事,特意来实地探访,想见一见徐琴老师。他唤出一个衣服上写着“霁儿”的姑娘,霁儿开朗地说,哦,主任现在楼上,我带你去吧。他是我们夏老师,霁儿说完,转过头对夏老师说,夏老师,夏老师你是从黑龙江来的,对吧。夏老师大声说,对。霁儿好像得到奖励一般,笑得更开心了。

霁儿说的楼上,就是弯湾之家—弯湾托管中心,在江干区残疾人就业和综合服务中心的二楼。路上我问霁儿,你喜欢这里吗?霁儿说,可喜欢了啊,我过来这里好久好久了。霁儿说,老天爷不公平啊,我们都是啊。她口齿略含混,但我懂她的意思。

很快门口开来了一辆保姆车,两个鹤发老人相搀扶着下了车,夏老师说,这是我们徐老师的爸爸和妈妈,已经八十多岁了。徐爸爸下了车之后就坐上了轮椅,红色的唐装衬着他精神尚好。夏老师说,你瞧,我们每年开工都是这样。

这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呢?在洗车店预留出来的两个车位上,徐妈妈、徐琴和弘毅站在爸爸的背后,所有弯湾的孩子们和老师们,依次走到徐爸爸的面前,领一袋红色的大枣,一个喜庆的红包。徐琴老师招呼我,过来啊过来啊。于是我也走到老人的面前,鞠躬领了枣和红包。一位已经不年轻但是很熟谙的摄影师,把这一幕全部记录下来。最后,大家围成一个半圆形,把徐爸爸和徐妈妈围在中间。摄影师说西瓜,大家一边喊西瓜,一边笑着摇晃手里的红包和大枣。

人群散开,我找到徐琴老师说了自己的身份,我来自另一个患者家属群体,从城西闲林过来的。她说,从城西过来很远的啊,你过来一趟不容易的吧。我说,还好现在通了地铁。她说,我还没有时间对付你,我还有事情。然后她推着徐爸爸的轮椅,徐妈妈拉着和弘毅,一起向小区的方向走去。我不明所以,于是就跟着,后来发现,原来是在拍过年的照片。我看她教30多岁的弘毅怎么才好握住外公轮椅的后扶手,怎样才好去推车,感受到做母亲的那一点点期望。她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两位充当摄影师的义工,几乎都是小跑着,在她们的前面或者后面拍照。她们终于走远了,而我却觉得一直看到的是一个奔跑着的中年女人。

 

生活在这里,没有残疾家庭的阴云密布,大家都是开心的。我出了门,弯湾所在的小区背后,就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小花园。有七八个老人在樱花树下的空地上,排练着舞蹈,想必是退休后惬意的晚年生活。徐琴老师的弯湾也在春天里,孩子们寻常人一般灿烂地生活着。而她自己却在奔跑。为儿子,为弯湾的孩子们,为父母,为员工,也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老年生活。在负重前行的路上,她又给我上了很好的一堂课。
文字:大奕妈妈
图片:大奕妈妈